注册 登录
哇哈体育 返回首页

幽夜苍茫的空间 https://bbs.52waha.com/?45475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El futuro es hermoso

日志

松焦油事件(Pine Tar Incident)

已有 93 次阅读2017-12-14 18:52

      如今的打者几乎都会在球棒上涂抹大量的松焦油,松焦油可以改善打者握棒的掌握度,减少挥棒时的滑动。打者可以减轻握棒的力度从而打出更多的飞球(Pop)。

     1983年7月24日,在洋基球场进行的堪萨斯城皇家队与纽约洋基队的常规赛中,发生了日后影响广泛的松焦油事件,也使得大联盟最终废除了对球棒涂抹松焦油不得超过18英寸的限制。
     当时皇家队在9局上两出局3比4落后洋基队,皇家队三垒手George Brett(退休后首次评选即入选名人堂)击出两分全垒打改比分为5比4皇家队领先。
     然而,洋基队教练Billy Martin注意到Brett的球棒上有大量的松焦油,随即要求裁判检视他的球棒。裁判裁定Brett球棒上的松焦油超过规则允许的最大量,取消Brett的全垒打,并判定其出局。由于Brett是9局的第三个出局数而主队领先,比赛以洋基队获胜结束。
     皇家队对比赛进行了抗议,美联主席Lee MacPhail支持抗议,裁定比赛择期从Brett的全垒打重新开始。比赛在8月18日重赛,最终以皇家队5比4获胜结束。

事件经过:

    比赛当时在洋基球场进行,皇家队4比3落后, George Brett在9局上两出局U L Washington在一垒时从洋基中继投手Rich "Goose" Gossage手中击出两分全垒打,皇家队取得5比4领先。
     当Brett踩过本垒板时,洋基队教练Billy Martin走入场内要求菜鸟主审Tim McClelland检查Brett的球棒。在本季早些时候,Martin和洋基队的其他成员就注意到了Brett涂抹松焦油的量,但是Martin选择不去上报直到策略上的关键时刻使用(满满的阴谋论味道)。
     洋基队三垒手Graig Nettles回忆起1975年一场对阵双城队牵扯到Thruman Munson的比赛也发生了相似的事件。Nettles在他的自传Balls中写道,他在与双城队的比赛中经历了相同的事件,他确实告知了Martin松焦油规则。
     Brett在回到休息区后,McClelland和其余裁判一起检查了他的球棒。利用17英寸宽的本垒板进行测量,他们决定按照大联盟规则书1.10所规定的从球棒底部算起松焦油可使用的最大量来执行,规则指出“从球棒把手底端算起,球棒涂抹物质不能超过18英寸”。而Brett的球棒不符合规定,裁判团最后裁定Brett为非法击球而出局。
     McClelland拿球棒指示客队休息区的Brett出局,其全垒打无效,比赛结束。狂怒的Brett冲出休息区与McClelland对抗,不得不被教练Dick Howser和他的队友拉开。(某个评论员提到,Brett有过击出输掉比赛全垒打的不光彩经历),尽管Brett和Howser愤怒抗议,McClelland的判决依旧维持。

 

     担心球棒会被带到美联总部进行检查,Brett的队友Gaylord Perry从负责保管这支球棒的球童手中取得了球棒,将其交给了队友Leon Roberts。Roberts把球棒藏到了球队的其他球棒当中。

抗议和改判:

     皇家队对比赛进行了抗议,而抗议最终传到了美联主席Lee MacPhail耳中。
     在当时,大联盟规则1.10(c)声明:“从把手底端算起,不得超过18英寸长,球棒可以擦拭或涂抹助于握棒的材料或物质。涂抹物质超过18英寸限制的球棒将会在比赛中去除。”在当时,这样的一击会认定为非法击球,按照当时尚存的6.06条款,非法击球会被判为打者出局。
     然而,MacPhail支持皇家队的抗议。在对决议进行解释时,MacPhail提到松焦油限制规则的精神不是出于对公平竞赛的考虑,而是对经济方面的考虑。每一次和松焦油接触都会给球染色,使球受污染不适合比赛使用,从而不得不丢弃和替换,这增加了主场球队供球的成本。MacPhail裁定Brett没有违反规则精神,也没有蓄意“更改球棒来改善打击距离”。
     MacPhail的判决遵循前例,在1975年9月7日进行的皇家与加州天使的比赛经过抗议后确定。那场比赛中,裁判团拒绝否定John Mayberry的全垒打,Mayberry的球棒也超过了松焦油限制。MacPhail也听取了那次抗议,他维持裁判的判决,他的观点是限制规则的本意是防止球在比赛中受污染,而这不会影响公平竞赛。
     MacPhail宣布Brett的全垒打有效并命令比赛继续进行,以9局上两出局皇家5比4领先开始。尽管MacPhail判定Brett全垒打有效,Brett由于冲撞McClelland而被驱逐出场,Howser和Rocky Colavito由于和裁判争论同样被罚出场,Perry因为把球棒交给球童从而藏匿也被驱逐出场。

尾声:

策略计谋:
     洋基队反对恢复比赛,直到球季临近尾声才同意继续比赛,以此确定这场比赛是否会影响排名。
     当判定继续比赛后,MacPhail和联盟的其他管理人员举行了会议,预测洋基可能会使用来阻止比赛恢复的计谋。
法庭交锋:
     对这次继续进行的比赛,洋基宣称他们会对非季票持有观众额外收取2.5美元的入场费。当时有两个涉及到洋基的诉讼,Bronx高级法院法官Orest Maresca发出强制令,直至两个诉讼付诸法律,比赛才能继续进行,而这也是洋基要求的。Maresca同样传唤洋基关于混淆门票定价可能导致的安全问题。
     美国联盟直接对强制令进行了上诉,而判决也被高等法院上诉法庭法官Joseph Sullivan反转。皇家队在法庭交锋期间一直在飞机上,直到抵达Newark机场他们都不知道比赛可以进行。
     洋基最终同意任何持有7月24日门票的观众可以进场观战并不收取额外费用。
比赛恢复:
     8月18日(两队都没有比赛安排),比赛自Brett的全垒打开始继续进行,有1200名观众到场观战。在统计上这起事件的得分记录这样描述:Brett一发全垒打,Brett、Gaylord Perry、Rocky Colavito和教练Dick Howser被驱逐出场,比赛在9局上两出局继续进行。 
     Brett没有参加比赛,当球队在新泽西降落以后他就直接离开前往了巴尔的摩,皇家与金莺将进行一个4场系列赛。也有其他消息称Brett留在了Newark机场打红心大战。 
     Martin依旧很气愤,他象征性的抗议继续比赛,把投手Ron Guidry摆在中外野,一垒手Don Mattingly摆在二垒。将Matingly很明显的摆在二垒是因为7月24日比赛的二垒手Bert Campaneris受伤了,Guidry代替了被交易到休斯顿太空人的中外野手Jerry Mumphrey。将Mattingly和Guidry留在比赛,填补到需要的位置,以Martin的话说就是避免了“浪费一个可能的代打或代跑”。 
     左投Mattingly成了大联盟稀有的左撇子二垒手,自1970年克利夫兰印第安人的左投手Sam McDowell在对阵华盛顿参议员的比赛中被从投手位置交换到二垒手起在大联盟比赛的左手球员都没有守过二垒或游击位置。
踏垒保证:
     在向Hal McRae(Brett的下一棒)投出第一球前,投手George Frazier将第一球投向一垒来挑战Brett击出全垒打跑垒时没有踩踏一垒垒包。裁判Tim Welke(有错误消息认为裁判为原本的主审Tim McClelland)裁定安全,他并没有在7月24日的比赛担任裁判也没有看到踩踏垒包。Frazier然后将球投向二垒,声称Brett和全垒打的另一得分球员U L Washington都没有踩踏二垒垒包,但是裁判Dave Phillips打出安全手势。
     Billy Martin走入内场进行抗议,Phillips拿出一份经过公证的证明书,由MacPhail的助理Bob Fishel起草,经7月24日比赛的所有4名裁判签署,指出Brett踏过了所有4个垒包。Fishel是预测Martin会抗议的主要人士。 
     Martin声称对证词感到吃惊,因为他在7月24日与一垒裁判Drew Coble通过电话,Coble提到他在Brett绕过一垒时没有看着一垒垒包。Martin离开时,裁判们宣告比赛在洋基抗议下进行。离开内场后,Martin坐进球员休息室看起了警匪喜剧Barney Miller电视节目。
比赛结果:
     距离比赛开场25天后,洋基中继投手George Frazier三振了McRae结束9局上半。然后Dan Quisenberry让洋基三上三下完成了9局下半工作,保住了皇家队5比4的胜利。
     这次输赛使洋基排名东区第五,与第一名有3场半的胜差。
     Quisenberry拿下了领先联盟的33次救援成功,而Matingly丢掉了25场连续安打的记录。
比赛过后:
     这支球棒自1987年以来一直陈列在名人堂。根据Mike&Mike in the Morning广播节目,ESPN分析员Tim Kurkjian讲述,松焦油事件过后Brett仍在一些比赛中使用这支球棒,直到有人告诫他球棒损坏后将会一文不值。Brett先是以25000美金将球棒卖给了著名收藏家亦是洋基股东之一的Barry Halper,后经过思考又以原价将球棒从Halper手中购回,并把它捐赠给了名人堂。
      那颗全垒打球被记者Ephraim Schwartz接到,他将球以500美金外加12张洋基门票和他的票根的价格卖给了Halper。Halper也得到了发布强制令的Orest V. Maresca法官签名的工作证,还有Brett在球棒上使用过的Oriole松焦油罐子。Gossage后来给那颗松焦油全垒打球签字“Barry,这TM东西是我投的。”
     当场比赛的胜利投手是皇家队的中继投手Mike Armstrong,那年他出赛58场,拿下10胜7败,写下生涯胜场和出赛的新高。在2006年的一次采访中,Armstrong说有一个愤怒的洋基粉在那场继续比赛结束后在天桥上朝开往机场的皇家队巴士投掷砖头,打坏了前挡风玻璃。
     “重返纽约,在一个完全空空荡荡的球场比赛这4个出局数是很疯狂的”,Armstrong在2006年说。“我穿着队服而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2012年5月5日,一场日程安排的在Kauffman球场举行对阵洋基的比赛开始前,皇家队给每一位进场观众一支按照Brett使用过的松焦油球棒仿制的球棒。


媒体反应:

     乡村音乐家C. W. McCall为事件写了一首名为“松焦油战争”的歌曲,以十分写实的歌词描述了事件的事实。歌词强烈批评了Billy Martin(称其为松焦油宝贝Billy)。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哇哈体育

GMT+8, 2020-10-2 02: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